您的瀏覽器,不支援script語法,此為圖片滑動的功能,若您的瀏覽器無法支援,並不會影響到網頁的閱讀 生態與工程入口網 - 施工中鳥類族群遷移技術

行政院公共工程委員會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
行政院環境保護署
交通部
經濟部
內政部

施工中鳥類族群遷移技術

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動物組助理研究員 范孟雯
聯絡電話:(049)2761331分機141
E-mail:luna@tesri.gov.tw

一、概論

在進行建設工程時,往往因為施工而破壞棲地,迫使鳥類的移動路徑與生存棲地受到侷限、進而可能造成族群量的減低。有時因公路的設置,會導致動物遷移路線受阻,無法越過,或在越過人為設施時,受到外力撞擊,造成個體的損傷,繁殖率的降低。(Collier, 2004; Dodd, Barichivich & Smith, 2004; Wright & Jones, 2004),特別是跨河大橋、水壩、水庫等相關設施,更是劇烈地扭轉了原有水文系統,不論在營養鹽的組成,營養鹽的含量甚至分佈,都不可避免的造成改變, 進而影響無脊椎動物(Struck et al., 2004)、魚類、鳥類、兩棲類、爬蟲類、哺乳類,甚至整個食物鏈。(Collier, 2004)。為了降低施工對鳥類造成的衝擊,施工單位可以透過相關機構,在施工之前便對當地鳥種與環境進行評估,包括鳥種組成、鳥種的豐度、與環境因子等 等,在施工前預估可能受到衝擊的鳥種以及範圍,進而尋求補救措施。本項工作目的,即在回顧施工中鳥類遷移技術相關之文獻與準則規範,同時彙整相關個案,從中獲得資訊與方法,以茲為借鏡。

二、流程及方法

訂定目標與確立流程 綜合替代棲地營造的文獻,一套完整的替代棲地營造程序應該要包含:環境影響評估、替代棲地營造、誘使目標物種使用新棲地以及持續監測。從一些個案得知,事先的環境影響評估、物種生態相關文獻與資料的蒐集皆非常重要。替代棲地地點的選擇 為了提高目標鳥種自原棲地移到替代棲地的機會,理論上,在替代棲地越接近原棲地越好,例如在穴鴞的個案中,離原棲地一百公尺之內的替代棲地,成功率較高。在外在環境的限制內,除了考慮目標鳥種的生態需求、替代棲地與原棲地的距離與不同物種間的互動之外(Machicote, Branch & Villarreal, 2004),亦需注意考慮人為干擾的持續程度及強度。

三、替代棲地地點的選擇

為了提高目標鳥種自原棲地移到替代棲地的機會,理論上,在替代棲地越接近原棲地越好,例如在穴鴞的個案中,離原棲地一百公尺之內的替代棲地,成功率較高。在外在環境的限制內,除了考慮目標鳥種的生態需求、替代棲地與原棲地的距離與不同物種間的互動之外(Machicote, Branch & Villarreal, 2004),亦需注意考慮人為干擾的持續程度及強度。

四、營造替代棲地的方法 

(一)依目標採用適當方法。
(二)巢箱的設置:依照目標物種的習性設計適合的巢箱。
(三)清除既有短草地,營造裸露地:對於東方環頸鴴(snowy plover)而 言,一個適合築巢的地方必須要視野開闊、少雜草且屬於粒石碎石地。
(四)針對物種,恢復或創造新濕地:水雉的例子是典型的恢復傳統產業,創造新濕地。以水雉過去熟知的菱角田為基礎,配合水生植物、浮島計畫、水中堤等措施不斷改進,創造一個適合水雉繁殖與度冬時使用的新棲地。
(五)種植適當的植物或設置上接平台的立柱,供目標鳥種棲息與繁殖時用:例如個案中所提到的夜鷺林是藉由移植成熟喬木所營造而成。

除了上述的五種方法之外,仍有其他方法可供使用,一切要依據當時環境與目標鳥種的需求而定。原則上,一個好的替代棲地能夠兼顧鳥類休息、覓食與過夜,或是繁殖與渡冬的需求,同時減少天敵與人為干擾。

五、棲地維護管理的五項要點

(一)注意植被的演替:隨著植被的自然演替,原本適宜目標鳥種使用的棲地環境會產生改變,可能就不利於目標鳥種的使用。
(二)留意鳥類改變棲地:而鳥類本身進行的行為,也顯著地改變棲地環境,例如鸕鶿會破壞樹幹,使植物死亡,減少可用的築巢空間。
(三)預防巢位的種間競爭問題:先來到新棲地的個體可能會比較有優勢,同時會採取行動防止後到個體搶奪棲地,因此原來設計好的替代棲地會變的不適合預定的鳥種使用。可以透過覆蓋的方法防止先驅物種(earlier nester)到達,或是移除先驅物種的蛋來預留空間。
(四)觀察鳥類的掠食行為:不同的鳥種甚至同一種鳥種間可能會有掠食的關係,例如環嘴鷗會獵食燕鷗的蛋,造成燕鷗的孵化成功率下降。
(五)防範人類干擾:人類的干擾可能造成育雛成功率下降,例如造成驚嚇,使得鳥種暫時棄巢以致於蛋直接暴露並引起獵食者覬覦,或是幼體逃離巢位後反巢的途中被同種的鳥類所攻擊。若替代棲地屬於小島地形且鮮少遮蔽物,幼體更可能企圖以游泳的方式逃離,因而導致溺斃或失溫。

六、案例介紹

(一)水雉替代棲地營造
起因:高鐵的興建極可能破壞水雉的重要棲地
地點:台南官田
時間:民國89年起,替代棲地租期四年
開發單位:台灣高速鐵路股份有限公司
替代棲地營建主導單位:中華民國野鳥學會、各地鳥會分會、中華民國溼地保護聯盟台南分會
主要參與人員:保育團體、當地民眾、義工
協助單位:行政院農業委員會、台南縣政府、高速鐵路工程局、台灣高速鐵路股份有限公司、台糖公司
資金來源:高速鐵路工程局、台灣高速鐵路股份有限公司、民間募集、行政院農業委員會、台南縣政府

在台灣,談到鳥種的替代棲地營造時,最有名的莫過於水雉的案例。水雉(Hydrophasianus chirurgus)又稱為菱角鳥,主要棲息在菱角田,是台灣稀有的留鳥。受到了都市化以及產業結構轉移的影響,許多鳥類的棲地受到破壞,其中也包括了本個案的目標鳥種-水雉。民國78年時,農委會公告水雉為第二級珍貴稀有之保育類動物。民國79年,行政院院會通過成立交通部高速鐵路工程局籌備處,而高鐵預定路線中,剛好有一段的橋墩會座落在水雉的重要棲息地-葫蘆埤,並在民國83年9月有條件的通過高鐵開發案,更增加了保育與開發的衝突性。為了營救水雉的棲息環境,民國86年時,中華民國野鳥學會等相關單位組成委員會,搶救水雉。

在四次的環評之下,民國87年得出決議,同意通過「高速鐵路水雉保育計劃草案」。其中的第二條結論「應完成15公頃棲地租用事宜後,該路段始得動工」開始了水雉替代棲地營建計劃。

在「高速鐵路水雉等保育計劃草案」的審查過程中,環保團體希望替代棲地具有以下幾個條件:
1. 接近葫蘆埤,是公有土地且有水源供應。
2. 高鐵沿線對水雉所產生的干擾預計約40公頃,所以替代棲地的面積不得小於40公頃。

最後選定葫蘆埤南邊約2公里的台南官田農場作為替代棲地,15公頃的土地被嘉南大圳南幹線分成北區7公頃以及南區6公頃。並在第三次審查會中留下擴大替代棲地面積的法源依據-「如復育可行,則研擬擴大範圍」。
民國88年12月,台南縣政府將整個復育計劃委託給中華鳥會與濕地保護聯盟執行,並在隔年的1月5日開始動工。替代棲地計畫自此正式開始。

(二)穴鴞(Western Burrowing Owl)替代棲地營造

穴鴞(Speotyto cunicularia hypugaea)是一種非常小型的貓頭鷹,只有九寸高。它偏好在開闊的草原地底棲息,過去分佈範圍從明尼蘇達州以及愛荷華州往西邊延伸,北至加拿大,南到墨西哥。儘管穴鴞有自己鑿洞的能力,卻強烈地傾向使用地鼠等松鼠科的小型動物所挖掘出的廢棄洞穴作為巢位,同時,穴鴞又是一種戀巢性極強的鳥種。

過去150年以來,由於農業的發展以及後續的都市建設,使得美國西部以及加拿大的穴鴞族群量大幅降低,以致於被數個省分列為受威脅(threatened)或瀕危(endangered)物種,甚至早在西元1918,聯邦就設立遷徙鳥類條約(the federal Migratory Bird Treaty Act),禁止破壞穴鴞的巢,同時要求若人為開發會波及穴鴞的巢洞時,必須採取彌補措施,而其中一種彌補措施,便是替代棲地營造。

一套完整的穴鴞替代棲地營造以及異地復育包含了四個部分,分別是影響評估、人工建造替代棲地、將穴鴞逐出舊巢地以及監測。

為了評估棲地破壞對棲息在當地的穴鴞的影響範圍,代理事務部、生物學者以及研究穴鴞的在地公民組成一個25人編制以上的穴鴞協會(Burrowing Owl Consortium)。為穴鴞的繁殖期、渡冬期與人為破壞棲地後的三十天制訂了調查方法以及復育準則。假設衝擊無可避免,最好的選擇可能就是採用被動式移地復育法。

在進行替代棲地規劃時,應注意幾個準則:
1. 需以二週至三週的時間進行觀察,瞭解哪些巢洞正被使用,哪些已經廢棄。
2. 替代棲地必須盡可能地靠近原棲地,同時盡可能遠離樹木、道路、人行道、建築物與人為干擾。
3. 遷徙鳥類條約(the federal Migratory Bird Treaty Act)已明令禁止破壞穴鴞的個體、蛋以及巢,所以必須在非繁殖季時將穴鴞逐出舊巢地。